媒体区
首页  EN

最新动态  新闻中心  视频区  出版

燃烧吧!这不是足球!
3月2日

 
3月2日,静谧的午后,万营艺术空间的“镜面足球场”上却热闹非凡。“这不是足球”的首场沙龙活动——心有“营”犀,吸引了众多球迷和非球迷们。本次展览“这不是足球”的策划人宋冬老师一直用“无界”的理念构筑生活与艺术的关系,而此次球迷沙龙,亦是以“无界”的方式,邀请了六位来自不同行业的球迷嘉宾,他们与热爱足球、热爱艺术的观众们席地而坐,通过主持人抛出的一个个热辣话题碰撞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火花。
 

 
沙龙活动由万营艺术空间运营总监孙楚轶和万营体育总经理贺凯主持,几位嘉宾围绕着“这不是足球”展开了各自对于足球、生活、艺术和社会现实等话题的讨论,一起来听听他们有意思的分享吧!
 
 
沙龙嘉宾(从左——右)
任剑(河北师范大学油画系系主任) ;晨晓(精英体育健康集团锋行体育副总经理);申金坤(河北校外教育研究会考试中心主任);陈富生(原燕赵晚报体育部副主任);郑杰(石家庄市球迷协会秘书长);刘满君(河北省中医院主任医师)
 
 
主持人:请问各位嘉宾是通过什么机缘爱上足球的?
 
任剑:第一次看球是在86年,当时86年墨西哥世界杯让我真正爱上了足球,意大利非常棒!当时还在上高中。
 
晨晓:刚开始看球是为了逃课,真正让我爱上足球是98年世界杯,98年世界杯是最好的。99年女足世界杯,让足球成为我今生的爱好。我最支持中国队,不管踢得如何,但足球激燃了我的民族情感和热血!
 
申金坤:我的爸爸和爷爷是师大的老师,我是师大的子弟,从小就接触足球,后来上初中之后因为学业的原因就没有再踢过,工作之后又重新开始踢球。
 
陈富生:石家庄是个移民城市,有很多棉纺厂,天津移民最多。我是棉二子弟,受环境影响,非常热爱足球,棉二当时有标准的足球场地,培养了很多球迷。我也认识了很多足球前辈,他们感染着我们。足球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路线图,也为我们带来了快乐和烦恼。
 
郑杰:我62年上小学,到文革的时候,没事干,大家就聚在一块喜欢玩足球,1972年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有足球有篮球,那时候看球是摆在第一位的。
 
刘满君:上大学之前很少见到足球,我87年上的大学,97年毕业分到省中医院,因为临近裕彤体育中心,所以就经常去看球赛。
 
主持人:请问刘老师,您身边的医生朋友是球迷的多吗?您是怎么看待您职业和爱好的?
 
刘满君:他们很多都是球迷,平时工作压力大,很难释放,平常也很少有释放的地方。在球赛上,我们尽情地大叫、大喊,放纵自己,这样可以释放生活工作上的压力。
 

 
主持人:请问郑杰老师,您是石家庄球迷协会的秘书长,协会除了组织球迷看球,还做一些什么工作?
 
郑杰:球迷协会除了组织看球外,还做了很多工作,比如组织球赛、文明观赛等,我和张五一规定,河南球迷和河北球迷在赛场上要互动,互相喊口号,给彼此加油助威,从那之后河南河北球迷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次石家庄队的比赛,河南球迷都会来现场助威。
 
 
主持人:请问一下晨晓老师,目前我们的青训做的如何?后备力量储备如何?
 
晨晓:像永昌、精英都开始了后备力量建设,相比于前几年,现在人们已经开始重视青少年的培训力度,但不是三年两年短时间可以看出来的。
 
 
主持人:您现在从事的是青少年教育相关的工作,那请问申金坤老师,现在小孩踢球的多吗?家长又抱以什么态度?
 
申金坤:从青少年球赛,到“足球从娃娃抓起”,大政策上是越来越好了,但是问题也有很多。目前足球职业化年龄偏大,12年的时候中国正规注册球员12岁-18岁的只有5万,受传统思想影响,家长们更期望孩子把足球当成一种爱好,而非职业,因此青少年职业运动员数量严重不足。我们所做的就是希望完善现有体制。
 
 
主持人:请问任剑老师,艺术和足球有什么不一样呢?
 
任剑:这次有幸与策划人宋冬老师和万营艺术空间合作了行为艺术作品《这不是啦啦队》,这件作品以足球为中心,将高校、职业艺术家和艺术空间汇聚在一个平台上,而且把艺术教育从课堂搬到了现场。现代艺术史上,20世纪的杜尚演出行为成为艺术史的经典,他告诉世界什么东西不是艺术,而万营艺术空间与宋冬告诉我们这不是足球。展览“这不是足球”把足球场搬到美术馆,本身就超越了足球的层面,让我们回望各自的生活,让我们与自己、与生活、与世界进行一种对话。
 
 
主持人:请问陈老师,您的阅历非常丰富,足球和社会有什么关系呢?
 
陈富生:足球以前是体育项目,现在成为了社会的一部分,足球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如果以后万营艺术空间举办艺术与收藏的展览,我愿意奉献出自己多年的足球收藏。
 
 

主持人:如果这不是足球,那这是什么?
 
刘满君:足球就是一个艺术,学医是门艺术,做手术做的很漂亮,这是一个艺术品。万营艺术空间与足球,是一种艺术,艺术无处不在。
 
郑杰:是那些人和事。
 
陈富生:一句话说不清道不明,就是足球。
 
申金坤:如果解构足球,能有多少块,32块?还是更多?对我来说,有一块是爱情,有一块是浪漫,另一块是人本身,足球的竞技性象征了人的原始性,人本身有竞技性,为了生存进化,我们要竞争,为了那一口气去生活。这些都不是足球,但当你那一块一块拼起来,那这是你心目中的足球。
 
晨晓: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这不是足球,那这就是生活。
 
任剑:这不是足球,这是一种艺术的方式,创造了一种让人反思足球,可以休息的艺术空间。


( 以上为沙龙部分对话内容)
 
非常感谢各位嘉宾与我们分享自己对足球而又超越足球的感悟与见解。如果这不是足球,那这是什么?各位朋友你们有答案了吗?未来,在“镜面足球场”上还将举策划、组织更加丰富多元的活动,使这个空间成为“无界”概念的集中体现地,敬请期待!